国家文化公园的未来想象

国家文化公园的未来想象

【品橙旅游】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

会议指出,建设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对坚定文化自信,彰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持久影响力、革命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具有重要意义。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表示,当下,在党中央积极“倡导坚定文化自信、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背景下,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有着重要而特殊的意义。

三大国家文化公园所代表的是属于中国不同时代的历史文化,既作为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和渠道,也是中国新时期文化自信的展示平台。

在国民的物质需求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的时期,精神需求正在快速兴起,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很有可能会构建起新时期文化消费的新模式。

多个国家文化公园项目启动

据了解,“国家公园”的概念源自美国,最早的国家公园是美国1872年成立的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之后被其他国家纷纷效仿。

2015年初,《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中提及,国家拟在北京、吉林、黑龙江、浙江、福建、湖北、湖南、云南、青海开展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每个试点省份选取1个区域开展试点,试点时间为3年,2017年底结束。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先后累计投入22。

5亿元资金。

青海省委党校三江源生态文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马洪波表示,国家选择在三江源率先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对于西部重点生态功能区乃至全国江河源头区域开展生态文明建设具有较强示范意义。

2017年5月,《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依托长城、大运河、黄帝陵、孔府、卢沟桥等重大历史文化遗产,规划建设一批国家文化公园,形成中华文化重要标识。

此后,《规划纲要》中涉及的几大历史文化遗产的所属政府纷纷开始将建设国家文化公园纳入重点计划中。

早在2011年,陕西省政府就已经发布《黄帝文化园区总体规划》通知。

项目总投资近30亿元,计划3年建成。

其可以算是首批启动建设的国家文化公园之一。

紧接着,一大批国家文化公园启动计划或建设:

2018年4月,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江苏段)启动了编制工作;

6月,北京长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总规划初步完成;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北京市丰台区代表团提出了一份《关于推进卢沟桥国家文化公园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议案》;

此外,四川省、贵州省也将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计划提上日程。

谈及试点未来的愿景,北京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对于长城的意义在于探索文化遗产保护带动自然生态系统的保育和恢复。

在软件方面,服务、社区发展和管理将有一个质的飞跃。

业内专家们纷纷表示,“国家文化公园”属于国内首创,在法律法规、标准规范、理论研究、实践经验等方面都没有成熟的经验,在国际上也没有先例可循,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领域。

国家文化公园该如何建?

据了解,今年是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攻坚之年,也是国家公园省建设的启动之年。

截至目前,三江源方面已经基本完成相关部署意见确定的31项任务,实现了“一年夯实基础工作,两年完成试点任务”的目标,已经具备“五年设立国家公园”的条件,为中国国家公园建设积累了可复制、可借鉴的经验和模式。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赫万成介绍,目前,三江源国家公园集中统一的管理体制基本构建。

如突破条块分割、管理分散的传统模式,组建了省州县乡村五级国家公园管理实体,行使主体管理职责,基本解决了“九龙治水”和监管执法碎片化问题。

而黄帝陵国家文化公园是首批启动的国家文化公园项目。

项目由陕西文投集团策划与建设,2017年9月正式开工,计划于2020年全部投入使用。

相对于三江源国家公园和黄帝陵国家文化公园来说,长城、长征和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性质更为特殊。

吴丽云表示,长城、大运河、长征三大国家文化公园都是属于线性文化遗产,并不集中在一个区域中。

如长城跨越15个省,大运河跨越8个省,长征跨越14个省。

此外,大运河是一个“活着的”运河文化遗产,至今还是有一定的这个水路运输的功能。

而长征和长城都是基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形成了一些有形的遗产,主要意义是作为精神层面的文化传播。

目前,长城、大运河都已成功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已具有较成功的保护成果。

但长征文化遗产的保护还较为粗放和分散。

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梅耀林表示,江苏段的设计意在从整体层面挖掘大运河及其沿线地区的历史文化价值,关注线性文化遗产和历史文化景观的保护、传承与利用;通过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融入多元城市功能,带动地区的整体复兴和城市活力的提升;探索形成将历史文化景观转化为国家文化公园新的理念和实践方法。

他还透露,苏州、无锡、常州、扬州、淮安、徐州等运河城市均会建设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用园、点、带结合的方式,全面展示大运河江苏段的魅力。

吴丽云认为,三大国家文化公园独特的历史背景,让其在当下承担起文化传承的重任。

在国家文化公园的打造过程中,应该考虑个性和共性的关系。

虽然国家文化公园是它们的共性特征,但是不同历史背景,让它们的展现形式、时代价值、历史区域等都有一定的个性特征。

如果要以这三大文化历史背景建造国家公园的话,要从它们的历史背景出发,结合当地的情况,如文化基础、文化资源、经济条件等多方面来因地制宜地寻求更适合的发展路径。

当然,还要充分考虑到线性文化遗产跨地区间的沟通和协调。

未来的思考与建议

今年4月,文化和旅游部党组书记、部长雒树刚曾表示,旅游产业方面要着力促进国家文化公园、乡村民宿等新型业态发展。

目前,各个国家文化公园大多数是出于计划或者开始建设的阶段,还并未有真正的样板出现。

从已经启动的几个项目中可以看到,基本上每个国家文化公园都有投入大、周期长的特点。

如三江源国家公园预算22。

5亿元、黄帝文化园区预算30亿元等,似乎跟当下热度很高的文旅项目有些相似。

而这些资金从何而来,资金会不会对后期建设造成压力,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温铁军教授表示,无论国家对资源环境做何种制度安排,都需要考虑到原本生活在这些区域内的社区及其原住民的基本权益。

关于长城、长征、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吴丽云提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国家和省级政府都需要建立完善的国家文化公园管理体制,承担起整个国家文化公园的统筹与协调的工作,来引导三个国家公园跨省域的共同发展。

对于一些重要的节点,要优先推荐打造一些成功的国家文化公园来做样板,供以后参考经验。

全部同时开始建设,很难保持线性文化遗产的统一性。

其次,目前来看,三大国家文化公园中有些节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特别是长征文化遗产。

其建设一定是在环境保护的前提下,再合理利用。

同时,项目建设也应该结合当下国民旅游、生态、精神文明等的需求来进行合理地开发。

最后,可以考虑构建起国家公园文化的IP体系,来保持线性文化遗产的统一性。

以长城,长征、大运河这三个大IP形成系列的文化产品体系,以及进一步挖掘文化衍生品的生产、创作等。

当下,中国的国家文化公园尚处于前期的探索阶段,整体建设、运营管理、未来发展等都是在摸索中前进,希望早日可以看到首个国家文化公园的面世。

(品橙旅游Cici)